秸秆禁烧,难!丨人民日报:多替农民想想


近日,太康县因秸秆禁烧工作不力,几次被省政府约谈,并被罚2000万元,6个乡镇被通报批评,2名乡镇党政正职被免职,66名党员干部被追究责任对此,有人打抱不平,也有人觉得合理 那么,当地的一线干部究竟是咋做、咋想的农民对禁烧又有啥看法屡禁不止的秸秆焚烧,出路究竟在哪 为了“禁烧”,一线干部蛮拼的 10月21日的《人民日报》第11版,以《秸秆禁烧,基层干部苦干又苦恼》为题,刊发了半个版新闻报道,揭示了太康县秸秆治理的困境 1.jpg (47.32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15-10-23 08:41 上传 报道中提到,9月29日,太康县马厂镇被通报批评对此,镇长刘相英并不掩饰:“最主要是认识不到位,仅凭惯例抓禁烧干部缺少办法,导致‘有苦劳,没功劳’” 其实当地也是费了很多心思天黑以后是焚烧秸秆的高峰期,太康县的禁烧指挥部要求24小时有人值守,发现火情要立即处理,但收效甚微 时至三秋收尾,太康县各乡镇的基层干部更是使出浑身解数,比如: 毛庄乡提出“四头”工作法,即:宣传工作到户头,干部管理到人头,严加防范抓源头,落实责任蹲地头“建立禁烧微信群不定时要求干部自拍工作照,发至微信群,看是否在岗” 驻村干部打出“感情牌”:县粮食局一名干部回老家任村第一书记,借着中秋节自费请村干部吃饭感动之余,村干部积极动员全村人,支持老乡工作,不烧秸秆 乡镇干部做事“不徇私”:某人点火,被抓个现行,呼喊老舅帮忙身为乡党委书记的老舅,果断执法,毫不徇私秸秆没用了,农民认为烧了划算 “群众认识不到位,认为烧秸秆方便种麦,能杀虫卵,烧了更合算”太康县商岗村农民赵祚明说,他和老伴种了8亩玉米按亩产秸秆3000多斤计算,产秸秆24000多斤如果请人用小型四轮车清运,3天运完,每天100元,共需300元而点上一把火,能省下这笔钱 青壮劳力外出,老人小孩留守,客观上导致秸秆清运困难大型收割机可以直接粉碎秸秆还田,为什么不用赵祚明说,用大型收割机,每亩80-100元;用小型收割机,每亩40元按8亩计算,至少省320元所以,多数农民选择小型机具 “最根本的,还是秸秆没用了”商岗村支部书记李兆帅说,小时候拿着篮子,收集玉米根,晒干了烧锅,现在农民用电、天然气做饭;秸秆以前能沤粪作肥,现在种地改用化肥;农村牛羊减少,秸秆不再是饲料新的出路,究竟在哪里 太康县委书记王国玺认为,大型收割机粉碎秸秆,可深耕还田,不仅减少秸秆焚烧,还能改善土质而目前,大型机具使用受到两个限制,一是土地流转规模小,分散种植,使用率低;二是比小型机具使用费高,农民不愿意选择 为此,应推进土地流转,发展家庭农场、合作社,同时建议国家设立大型机具购置补贴 此外,秸秆变“废”为宝,也是一个发展方向比如引导农户、合作社发展牛羊养殖业,多用秸秆饲料 西平县一位乡镇干部也认为,秸秆还田已经提倡多年,但更具体的鼓励引导措施却仍然非常模糊,农民没有真正享受到秸秆禁烧的实惠,秸秆禁烧及综合利用的相关配套措施依然不够细化多替农民想想,少些“城市思维” 同在一片蓝天下,城市居民渴望清洁空气,因焚烧带来的环境污染亟待治理但同时,农村群众也需要生存和发展,他们的利益也应得到重视然而,目前处理秸秆的实际成本,很大一部分还是要由农民自己去承担因此,破解秸秆禁烧难题,理应带入这样的城乡二元语境 焚烧秸秆问题是在发展中出现的,解决它,也应将其置于农村现代化的宏阔视野中,需要保有过程意识,不能延用“城市思维”“工业思维”,否则便不公平比方说,城市人丢垃圾只需要找到垃圾桶就可以,因为背后有着庞大而成熟的垃圾运输、分拣、处理系统在支撑但当农村人处理秸秆时,类似的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却存在短板 从这个意义出发,治理焚烧秸秆是一项系统工程“一禁了之”无法治本,必须正视利益差别多从技术、补贴上做文章,有步骤地培育农民的现代意识,是不是比强制命令更有效 真正理解农民群众的现实困难和实际需求,有针对性地、一步一个脚印地加以解决,才是破解秸秆禁烧窘境的正确之道 资料来源:《人民日报》,人民日报微信,央广网 2015年10月14日晚10点左右,我和朋友驾车在遂平县八里杨村委东侧向驿城大道方向正常行驶,突然被一辆车号为豫QDC960的上海大众帕萨特轿车强行超车,然后占中间道路,把我们的车逼停 帕萨特车上下来三人,没有打敬礼也没有亮明身份,下车后气势汹汹要求检查我们驾驶员的车辆的驾驶证、行车证其中一人身穿警服,另两人着便装,检查了驾驶证和行车证,随后看了灯光和前车牌豫QDC960车驾驶员说喝酒没有,我们的驾驶员说,就不会喝酒,那人就说,没喝酒就走吧这时我才反应过来,感觉不对进劲,看他们不像警察,我说你们是哪里的豫QDC960车上一个人员说自己是遂平交警队的我们说你们有没有证件拿来看看对方不予答复神情慌张就想乘车离去,我迅速下车向前阻挡其车辆不让他们离开,这时候两位自称是交警的就上了豫QDC960的车上,司机下车对我说,算了算了,都是熟人,我们也是借别人的车,放我们走吧,我连忙打了110       随后,遂平县车站派出所农村所的懂所长驾驶一辆车号是豫Q3691*的警车前来处理问题,懂所长到了现场以后问我什么情况,我详细的把情况说了一遍,他们没有及时处理问题,而是不停的接电话和打电话,找关系让我放那三个人一把,我坚决不同意,后来懂所长和我打不成协议,懂所长又驾车去接一个当天不值班的民警,过来找关系给我说情,我始终不同意懂所长的做法,我当着那么围观群众的面说,我要求公事公办,在这长达2个多小时的时间,豫QDC960车上两名自称交警的人死活都不下车,警察也没办法,这时,我拿出手机给车上的两人拍照,这两人都把脸捂起来后来,围观的群众报警的驻马店的警察也赶来了,遂平的督察也同时赶到了现场,驻马店来的警察亮明证件以后,打开摄象机同时问遂平的督察和懂所长,是否认识这几个人,他们都说不认识最终豫QDC960车上的三个人被带到农村所处理随后,我也来到派出所询问派出所警察,豫QDC960车上的三个人到底是干什么的,警察回答说不知道  10月15日晚7点左右,遂平的督察给我回复说,那三个人已经拘留了,按最高拘留的,十天,其他的什么也没说,我听到这个情况以后,我非常恼火,但是我也很无奈,到底这三个人是什么职业,什么人,家是哪里的,难道法律对这三个人无效吗谁又是这三个人的保护伞,我虽然抓住了这三个假警察,我不需要表扬,也不需要奖励,我只需要法律的公平,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