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宝三法官利用“阴阳证据” 当事人枉法裁判


  核心事实:河南一公司成为一起商事官司的被告后有了多重离奇遭遇:一是原告证据票据17张变成了16张,一张金额1450万元的投资款收条不翼而飞;二是审结后复印案卷竟发现原告提交有两套证据,其中一套的13张投资款收条上有会计签字,另一套的13张则没有会计签字无会计签字的投资款收据始终未在庭审过程中出现这个案件当事人为此官司损失了5000多万,现对合议庭三名法官提起控告 河南一商事案卷现“阴阳证据”<wbr>当事人控告三法官   同样编号的收款收据,上面的有会计签名,下面的却没有这样的“阴阳证据”,出现在同一案卷里面王新书 摄   10月31日,45岁的河南三门峡灵宝市男子许云杰向灵宝市检察院、三门峡市检察院、河南省检察院和最高检察院寄出举报信,对办理这起案件的三名法官提起了“枉法裁判罪”控告   1450万元投资款收条法庭“失踪”   灵宝市法院是河南省三门峡市的一家基层法院2013年7月,这家法院受理了灵宝市中鑫珠宝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鑫珠宝”)状告河南恒之鑫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恒之鑫实业”)“违约”的官司 当事人控告三法官"> 河南一商事案卷现“阴阳证据”<wbr>当事人控告三法官   河南省三门峡,灵宝市人民法院 王新书 摄   原告方称,2009年,双方约定合资、合作开发房地产,联合开发尹溪路和五龙路交叉处西南侧一块土地,各出资500万元,各占股50%;不按约定出资,则违约方应按合同总价值的10%支付违约金双方为此筹建了项目部,投入开发但该项目签约至今累计投资10400万元(扣除售楼收入,累计投入8000万元),被告方实际仅出资1640万元,构成违约,应支付违约金   被告恒之鑫实业对原告中鑫珠宝提起了反诉,称开发中己方并未违约,中鑫珠宝才是多次违约,其反诉要求中鑫珠宝赔偿290万元   恒之鑫实业代理人许云杰称,由他投资的恒之鑫实业在与中鑫珠宝合作开发过程中,袁跃增实际控制的中鑫珠宝除买地的1070万元外,由于袁与第三方产生重大经济纠纷,对联营项目既不出资也不管理为使项目能够顺利完工,是他通过转借资金、担保等多个渠道筹措资金,前后共向联营工程投资4600余万元就在其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完成联营项目时,中鑫珠宝为侵占财产,将他一方起诉到灵宝市法院,“以恶意诉讼来实现其侵吞项目资产的目的”   由法官聂全国、王项锋、焦迎九组成的合议庭,对该案进行了审理 河南一商事案卷现“阴阳证据”<wbr>当事人控告三法官   河南省灵宝市,许云杰、袁跃增等联合开发的中鑫电子城小区因法院判决陷入纠纷王新书 摄   中鑫珠宝向法院提交有会计、出纳签字的投资款收条17张,用以证实其投资计7540万其中最大的一笔是2013年8月一张金额为1450万元的投资款收条   “以百万、千万计的投资款,不可能以现金进行结算,仅有收条是不行的”被告许云杰一方提出:筹建项目部时,双方约定项目部作为投资、管理机关,所有账目由项目部管理、备案,且账目只有在许云杰与袁跃增共同签字、批准后方能往来记录这些账目,大多数并不存在法庭不应采信这些证据,除非能够同时提供银行进账单   该案一审判决后,判决书第三页载明了原告提交有投资款收条17张计7540万的事实;在卷宗里,中鑫珠宝向法院提交证据利息表也证明了其向法庭提交的投资款收条是17张,计7540万元但是,在同一判决书第九页,收据款收条变成16张,计6090万元——金额最大的一张投资款收条“不翼而飞”了   报警诈骗公安介入调查后无果   许云杰一方提出:项目部最初由任翠霞担任会计,2011年10月任翠霞离职,但在原告提交的16张收据中,竟有13张是在任翠霞离职后仍有其签字,这是一种伪造的虚假出资行为   2014年1月,许云杰拨打110报警,称遭遇巨额诈骗灵宝市公安局尹庄派出所受理此案,并找到原会计任翠霞核实情况任翠霞证实:由于投资双方经常发生纠纷,不及时给她发工资,她就辞职了;自己在离职后没有在公司账目的单据上签过字,后面的签名是怎么回事她不知道   任翠霞称自己并没有签字的这13张收据款收条,总金额达到了5020万元之巨   警方还找出纳核实情况但出纳袁锐平始终避而不见   此后,警方却没有继续追查下去既没有对13张收据款收条上任翠霞的签名进行鉴定,也没有抓捕涉嫌伪造票据造假进行巨额诈骗的袁跃增   灵宝市法院一审认定:被告辩称项目部已于2011年农历9月撤销及解除委派会计任翠霞的职务无证据支持,原告亦不认可;双方出资数额均应以项目部出具、原被告认可的会计出纳签字收款收据为凭该院判决:恒之鑫实业违约,支付中鑫珠宝违约金100万元;驳回恒之鑫反诉诉讼请求   三门峡中院二审维持了灵宝法院的判决   袁跃增借用民事诉讼的手段和司法强制力,将联合开发的中鑫电子城小区收入了囊中   许云杰指其非法侵占自己一方全部资产和诈取100余万元,导致自己一方投资人血本无归,并造成无法生活的严重损害,“其诈骗行为根据法律规定应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   2014年2月,许云杰为阻止中鑫珠宝在小区地下停车库修建隔断墙,指挥人将墙体砸毁,被袁跃增报案后羁押,于2015年8月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   提请再审发现案卷中“阴阳”证据   许云杰出狱后,巨额债务无法偿还,生活陷入困境他决定提请再审与中鑫珠宝的合同纠纷案,却无意中有了惊人的发现   许云杰聘请的律师到法院复印案卷时,发现在卷宗里,原告中鑫珠宝有限公司向法庭提交证明自己投资款收条的单据,除了法庭上出示的一组而外,还有另一组同票号、同内容、同修改处的单据,所不同的是:前一组有会计“任”和出纳“袁”签字,而后一组无会计“任”签字   始终未在庭审过程中出现的无会计“任”签字的这组投资款收据,印证了任翠霞对接受警方调查时讲的话:自己中途离职,没有在后面总计5020万元的“投资款”单据上签字   为什么会有这么一组证据“藏”在案卷中许云杰分析,这是原告最初提交的电子城项目证据,法官“指点”投资收条上必须有会计、出纳共同签字才有效,原告遂将收条补签或伪造签名后,再次提交了证据但前面提交的证据原告忘了收回,法院的书记员又没有太在意,案件审结后将其一并归档了,这才使该组证据有了被发现的可能   许云杰认为,在庭审前、后,法官都要对证据进行审查和认定,“这么明显的伪证为何被采纳,原因只有一个:法官枉法”   今年7月,恒之鑫实业向最高检等提出了抗诉申请,至今未有回应;今年10月,这家已濒临倒闭的公司又向最高检等四级检察院寄出了三名法官涉嫌枉法裁判罪的举报信   举报信寄出前,笔者见证许云杰给灵宝市法院院长卫秀萍打电话和发短信,请其过目举报信内容,卫秀萍未予回复;许云杰又专程去往灵宝市法院,要会见审判长聂全国等三名法官,当面交流控告内容,当事法官没有与其见面   许云杰举报的三法官涉嫌枉法裁判的事实包括:其一,毁灭证据;其二,串通当事人伪造证据;其三,枉法裁判“5020万元的13张投资收据,日期相近、票号相连、有涂改痕迹,且在短期内巨额资金从何而来、怎么来的,又到什么地方项目部财务帐户银行明细有力的证据证明了其虚假出资,面对事实,三人组成的合议庭却不采纳”   许云杰恳请四级检察机关追究三人枉法裁判的刑事责任   刑法学者、华东政法大学刑法学副教授王恩海就此案接受笔者采访时,支持对聂全国等三法官启动调查程序   王恩海说,我国刑法第390条第2款规定了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是指在民事、行政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情节严重的行为“在一审庭审中,面对原告递交的矛盾百出、难以自圆其说的证据,一审法院作出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显然超乎大多数人预料因此,相关部门理应启动对该三人的调查程序,以查明其是有意为之还是因对证据审核不严、业务水平不精而作出该判决”   项目部账户流水是客观证据,没有办法篡改王恩海说,原告要证明有投资,仅仅有投资款收条是不够的,还应该提供汇款凭证,但原告没有提供“要得出法官构成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在证据上还需要进一步收集有些证据是申请人无法收集的,只能通过启动相关调查程序”   王恩海同时认为,三法官所判案件应该启动再审根据《民事诉讼法》第200条第2项的规定,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系法院启动再审程序的法定事由“本案中双方当事人争议焦点在于原告是否在联营事项中有过出资,项目部财务帐户的银行来往明细表明并没有收到原告投资款的记录;原告还向法庭递交了漏洞百出的投资款收条,显然符合上述法律规定,理应启动民事再审程序,以还原事实”   特约撰稿 |王新书   稿件来源:微信公关账号鹅立方      微评:2016年9月22日,我在网上发布了《灵宝法院法官凭阴阳证据判出枉法奇案该当何罪》一文,对灵宝法院法官凭阴阳证据做出枉法判决的违法犯罪行为进行了揭露和抨击灵宝法院的法官明知本案的判决采用的是阴阳证据,却处处打压许云杰,甚至于2015年8月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许云杰有期徒刑一年半许云杰出狱后,因巨额债务无法偿还,生活陷入困境,于是决定提请再审与中鑫珠宝的合同纠纷案,他的律师无意中发现了案卷中的阴阳证据灵宝法院采信阴阳证据的目的,无非是故意回避事实真相,包庇中鑫珠宝的诈骗行为,隐藏引发合同纠纷案的真实原因事实上,所谓合同纠纷案只是中鑫珠宝用于侵占许云杰财产和对抗法律惩罚的挡箭牌灵宝法院的法官公然知法犯法、执法犯法,呼吁当地检察机关依法予以严查严惩!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